最经典的步兵番号

最经典的步兵番号

知母叶至难死,拔之犹生,即此知其得水气多,故清气分之热。或疑熟地腻滞,补阴过多,终有相碍,未可单用一味以取胜,然前人亦有用一味以成功也?

似吴羊而大角,角椭,出西方。不特此也,如人患疟病,用白术二两、半夏一两,米饭为丸,一日服尽即愈。

然无论阴阳,皆当利水,水化则气生,火交于水,则气化。可知附子之毒甚矣,然将腌附之盐放于竹筒中,用火过则无毒,入补肾药又温而不烈,反为良药。

故其治病,有不可思议之奇。不知远志可引肾之气以通心,非助肾之水以滋心也。

曰∶北五味子补肾,正不必多也,其味酸而气温,味酸则过于收敛,气温则易动龙雷,不若少用之,反易生津液,而无强阳之失也。 黄补气,而胃中之望补,更甚于别脏腑。

不知中满忌甘,非忌甘草也。然而当归虽为偏裨之将,其气象自有不可为臣之意,倘驾御不得其方,未必不变胜而为负,或问当归不宜少用,亦可少用以成功乎?

Leave a Reply